导航栏

×
想听 > 故事会 > 鬼故事 > 惊悚鬼故事 > 火车上的人

火车上的人

更新时间:2024-05-24 03:32:48

我叫十三,我的职业很特殊,也很晦气,人们在没知道我职业之前会对我很友好,然而在知道我的职业之后,都会避之大吉,这么多年来,我都习惯了,说到这里你应该能猜到我是干什么的,对,我是化妆师,只不过顾客是死人。

火车上的人

由于我的工作是最累、最脏、最不为人理解的岗位,常常会被人看不起,所以我平常压力很大,人到了三十,都还没有女朋友,不是不交往,只是每次一听说我是给死人化妆的,整天用手抚摸死人的尸体,都会找各种借口离开我,最近,又是因为这个原因,交往了近一年的女朋友提出了分手,我是个很重感情的人,所以,这次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打击,生活也开始无规无律起来,工作有时也会出错,领导看在眼里,虽然没说什么,但是我知道他们对我很失望,因为我提出休假一段时间,领导立马答应了。

我一直幻想着去海南旅游,听说那里很美,人也很热情,借这次机会,我准备去海南一趟,一来圆自己的梦,二来抚平一下自己的消极心态,从失恋的阴影里走出来。

如我所愿,到了海南,玩得很开心,心情也随之好了很多,假期到18号就告一段落了,也就说明我该回去了,虽然还沉浸在美景带来的幸福感中。到了返回的那天,我买了很多纪念品,准备带回来送给自己可爱的小妹妹,随即买了火车票,踏上了回家的旅途。

途中,坐我对面的是一位美女,与其说她美,还不如说她艳,不是那种浓妆装饰出来的艳,是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一种冷艳,美女自打我上车就坐在那里,低着头,像是在沉思,又像是在小憩,长长的头发,黑得让我跟芝麻糊联系在了一起,我没敢打扰,就那样静静地坐着,车箱里的人们都好像累了一样,死气沉沉的,显得异常安静,也许是都为生活奔波累了吧,我自言自语道,火车慢悠悠的前进着,车轮和轨道产生的声音,把我的话湮灭。

“你好帅哥”,我被这句话惊醒,原来自己看窗外走了神,这句话是那位美女说的,美女此时正微笑着面对我。

我赶紧回应:“你好,美女。”

美女笑道:“看你心事重重的,旅途是很无聊的,不如你跟我说说”。

这时我才看清美女的模样,尖尖的下巴,大大的眼睛,只是人可能因劳累,看起来脸色很苍白,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眼眉上有颗黑色的痣,我记得眼眉上有痣是美人痣,难怪她这么吸引人,我在意淫着,发现自己正盯着人家傻看,顿时感觉很不好意思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,美女见我红着脸搪塞无语,便问我是干什么的,我说自己是个美容师,美女略感惊讶的说:“是么?我最爱美了,你看我脸上这些褶子,哎呦,越来越难看了。”

她在那里说着,我在纠结是不是应该把实话告诉她,突然她表情很认真地问我:“男人都爱美女是么?”

我敷衍道:“额......也许吧,美女看起来养眼。”

“那男人是喜欢面貌美的,还是喜欢心灵美的呢?”美女突然提高了声调。

我被这突如其来吓了一跳,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,一边装作振作的挠头一边回答:“不知道别的男人怎么想,我个人是喜欢心灵美的。”说完又用余光看了她一眼,发现她正在死死的盯着我,那双大眼睛,没有意思神气。

“你真好,你应该有好多女孩子喜欢你”,女孩自言自语道。

我苦笑着回复:“呵呵,我?没人会喜欢我,没人..........”

女孩突然起身走到了我跟前,俯下身,和我的脸快要碰到时停下来,认真的说:“你能为我化一次妆吗?我想让自己美一点,求你了!”

我被她的举动吓得一激灵,盯着她的眼睛,那无生机的眼,突然哑言了,我起身坐到了旁边的座位上,有点不自觉的说:“这个.....这个.....,我现在没有工具,而且.....我......哎,对不起,我不能为你化妆,。

孩也跟着叹息了一声,说了一句话:你会为我化妆的,你会的!

我呵呵的跟着赔笑,感到现场很尴尬,突然想起了我从海南买的纪念品,随即从包里拿了一个手链出来,说道:美女,这个送给你,留作纪念吧,就当我对不能给你化妆当做补偿好不好?美女笑了一下,说了声谢谢,随即把手链戴在了手上,火车发出了汽笛声。

火车到站的,我急忙跟美女说再见,逃也似的离开了火车,临走时听见美女说了声再见,也听见车里人说:神经病,自言自语了半天。

次日,我回到殡仪馆,跟领导交代了一声,就忙着投入工作了,第一个客人听说很难修整,把我的同事都急坏了,所以找我来帮忙,我推着尸体进入了自己的工作间,一切设备都准备齐全,当我拉开盖在尸体上的白布时,整个人都呆了,人已经没了模样,为什么这么说,因为这个尸体是个女士,脸部已经面目全非,嘴巴歪斜着,像是在笑,鼻子也塌陷了,下巴到是很尖,而且还有一颗美人痣,等等!!美人痣?我看到这里突然想到了那个美女,不会的,呵呵,我自己为刚才的想法感到可笑,就在我为尸体擦身时,手腕上的那个手链被我一眼认出来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,随即跑了出去,去前台查找这个尸体的信息。

前台的妹妹给我找出了这个尸体的信息,死者名叫任婷,为了赢得花心老公的爱,不再去外面鬼混找小三,因此来到一家整容医院,怎知那家医院是个黑心的商人开的,手术中,任婷由于出血过多,只能暂停手术,继而又因为伤口感染,得了破伤风,本来老公就不怎么爱她,这回又弄得跟怪物似的,所以她老公就整天打她,把她关在家里,自己去外面寻花问柳,最终任婷因忍受不了折磨,咬舌自杀,这还是她家人把她送到这里来的,她丈夫不知跟哪个富婆走了,而那家医院也早就搬家了。

我看到这里又看了一下日期,正是18号送过来的,我拿着资料,早已泪流满面,前台的妹妹不知道怎么回事,问道:十三哥你怎么了?怎么哭了?”

我擦了一把泪,说道:没什么。随即就走了。

前台妹妹赶紧追问道:“你去干嘛?”

我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我去化妆,我欠一个人”。

走到自己的工作间,我戴上了那个手链,开始化妆,此时,我也早已泪流满面。

后来,我辞职了。

结束语:鬼并不可怕,最可怕的却是人心。

上一篇:单车上的爱情 下一篇:一级谋杀案(3)

相关推荐

热门推荐